5000人逃离印度:出海者包机回国 金融业务几近中断 券商盈利增速"惊人"!激增50%,排不上号… 大限将至 分级基金整改的焦虑与“雄心” 好基会 | 做“聪明”的选择,追求未来潜力 崔莹的“牛基”秘诀:寻找基本面与市场面共振的成长股 “十四五”规划有什么值得期待? 【银华基金】交易日报 2020-10-15 【学理财】投资=理财≠资产配置? 消费Hot|一颗“24.6cm”空心球内装着世界的经济论 《擒牛记》金梓才:行业β+个股α享受估值业绩双升 不负金秋十月,金梓才致财通福鑫定开投资者的一封信 信达澳银权益基金近三年成绩单公布 民间维权 | 收购事项涉嫌违规 安妮股份进行说明 泓德基金:秋天的第一张成绩单 『好消息』只需三步,立享单笔支付额度300万! 美国造车新势力!续航832公里,2.5秒破百,特斯拉被迫降价 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对苍南国投予以诫勉谈话 马斯克:特斯拉7座版Model Y即将交付!国产后售价或不足28万 高德地图再现导航错误 遭中消协点名通报 途虎养车工场店突破2000家 打通价值链助力实体经济发展 9月金融数据解读:社融规模显著提升 五菱神车又火了:突然飙涨60% 人民最强代步车碾压特斯拉 若攻克这一水平、金价有望大涨 欧元、英镑交易分析 聊透医药基金与医药投资 feat.广发吴兴武.北落的炸基店第1期 美联储副主席:国债市场或需要美联储长久支持 诺德基金:10月债市继续震荡 关注货币政策边际变化 新冠疫苗大消息!600亿巨头开盘狂涨14% 北京对无人车的热情,华尔街都感受到了 前三季度全国民航业运输恢复逐渐加快 华为发布智能云网解决方案加速全行业数字化转型 加州敦促涉排放作弊的车企“自首” 国家统计局:9月CPI指数同比增长1.7%,猪肉价格开始下调 国际锐评丨“谎言大全”恰恰暴露了美国抗疫失败的真相 成立刚满一年,业绩就已翻倍的基金还能买吗? 一立案P2P新进展:新增归集资金399万元,累计查封房产16套 融资到手 贾跃亭“续命”造车梦 伪名媛背后的装富产业链,为“包装自己”不惜花费十来万 再现四倍LPR判例!持牌消金暂观望 未来借贷利率调降成大势 消息称美团王仲远加入快手,担任多媒体内容部负责人 渠瑜退出芝麻信用管理有限公司法人,由董事长邵文澜接任 央行连续三月超量平价续做MLF 短期降准降息可能性甚微 这是要酝酿放大招?澳洲联储主席“鸽”声嘹亮 澳元急跌! 最后一个下午!鹏华成长智选010264即将结束募集 | 留言有礼 最后1天,成长名将梁浩新基火热发售中! 特斯拉要生产电动巴士? 杭州一立案平台新动态:非吸涉案额113亿11人已被判刑 新能源汽车新规划通过后,比亚迪是否被低估? 互联网医疗夜间问诊报告:脱发、抑郁咨询中90后占比近8成 银华安鑫短债赵楠楠:把握收益确定性 短债配置窗口开启 经济持续复苏,成长拾级而上
您的位置:首页 >商业 >

5000人逃离印度:出海者包机回国 金融业务几近中断

来源:一本财经

文 " 棘轮

新冠疫情加上中印关系紧张,曾经是出海热土的印度,变得不再让人憧憬。

从6月份开始,5000多名出海印度的金融从业者、创业者,纷纷逃离。

他们要么包机,要么从黑市买高价机票,要么从欧洲转机多趟,曲折回国。

回国之后,他们本想遥控指挥印度的业务继续,却发现几乎没有可能,大量的金融公司业务中断。

对于他们而言,印度,已经成为了回不去的地方。

01危机

5月,整个印度笼罩在死亡气息之下。

出海印度的金融从业者陈波在深夜,经常听到突然响起、划破夜空的救护车警笛声。

救护车,意味着生的希望。

但后来陈波无意间得知,那些印度救护车里装的根本不是病人,而是尸体。

印度当地媒体报道,有救护车司机自3月以来已经拉了200多具尸体。

深夜从黑暗中反复响起的死神之音,让陈波的恐惧达到了极点。

5月开始,疫情的恐怖就开始笼罩着印度出海从业者们。

这些公司的人,越来越少。

“公司70人,每周少10个,一个多月下来,公司基本空了。”一家印度的催收公司负责人何旭招的都是印度当地人,“要么员工感染,要么因为家人朋友确诊而被隔离。”

就算确诊,他们也不敢去医院。

在印度,医院意味着“人间地狱”。

“在印度医院,一间病房塞几十张病床是常态。”陈波说,“只要出现感染症状,不管是否确诊,医院都会先让病人去病床上躺着。”

疫情期间的印度医院 来源:路透社

面对炼狱般的现实,一些牛鬼蛇神的“印度传统疗法”,反而成为当地人的精神寄托。

用牛粪洗澡防范新冠,印度人自创的“牛粪疗法”早已广为人知。除此之外,印度本土公司Patanjali也浑水摸鱼,推出了一款“新冠神药”——Coronil。

这家公司声称,Coronil通过了临床试验,服用该药的轻、中度新冠患者,100%会在7天内好转。

如此“神药”,售价却很亲民,只要500卢比(约合人民币45元)。

最令人意外的是,推出“神药”的Patanjali并非小公司。它有着“印度宝洁”之称,是印度最知名的快消品牌,主营草药牙膏等印度特色快消品。

而Patanjali的创始人也别具一格。他是一位网红瑜伽大师,永远保持着印度传统苦行僧的扮相——长发长须,脚踏一双木拖鞋,身披橙色长袍。

“新冠神药”和它的创始人Baba Ramdev

监管似乎也看不下去了。

今年8月,印度法院作出判决,认定Patanjali利用公众恐慌谋求利益,并处罚款100万卢比(约合9.2万元人民币)。

“在印度,街上至少20%的人不戴口罩。而戴口罩的,也有20%的人只戴了一块布,自制面罩遮住口鼻。”陈波说。

何旭每次走在大街上,都感觉看到满街游走的“病毒”;而不带口罩的人,在他眼中就如同“丧尸”,避之不及。

与此同时,印度的确诊人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加。

到6月初,印度单日新增确诊人数已经接近1万,新增死亡人数则超过300。

但陈波认为,印度官方的统计数字并不可靠:“实际确诊人数至少是官方的2.5倍;死的更多,可能是官方的10倍。”

如今,印度确诊人数早已超过巴西,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疫情国。10月,印度的最新确诊人数已经突破了700万。

“必须要回去!”恐惧已渐渐将何旭吞噬,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要回国。

在印度,还有超过5000名与他们一样在印度生活、做生意的中国人决定回国。

5000人就此踏上了漫漫回国之路,但他们并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何等艰辛……

02回家

从班加罗尔直飞中国,最快的航班只需5个小时。

但从决定回国到最终落地,陈波却足足耗去了一个多月的时间。

印度封城期间,商业航班几乎全面取消。仅剩的几条航线大多飞向欧洲。

在机场,何旭见到了一群惊慌失措的人群。

他们提着大包小包,涌入机场,扑在机票的销售口,不停追问是否有票,只要能抢到一张机票,就走。

“不管去哪,只要是能离开印度的飞机,都会被抢购一空。”陈波说,“有华人从印度飞到法国巴黎,再从巴黎转机回国。”

但一票难求。

在黑市上,黄牛开始售卖机票,原本几千的机票,一度被炒到了几万。

“我2万高价买了一张去欧洲的机票,然后转了两次机,才回来到中国。”何旭核算了下回国成本,大概花了3万元。

5月底,中国大使馆宣布将在6月组织商业包机,接国人回家。商业包机并非正式撤侨的包机,需要乘客自费买票。

商业包机也是一票难求。

按规定,包机优先照顾滞留在印度的游客和留学生。而有固定工作、居所的商务人士,则需要抽签,才能获得机票。

经过一轮轮抽签后,陈波终于抽中了6月下旬的获得了机票,票价接近1.2万。

而在平时,中印之间的机票价格大多在3000-5000元之间。

拿到机票,印度华人的归乡之路才刚刚开始。

他们还需要赶到包机的出发地——新德里或孟买。

去这两个地方,无非两个方式,飞机或者开车。

飞机经常取消,而开车,就面临层层关卡——印度封城,开车通过需要通行证。

而通行证,需要大使馆证明和印度警局的盖章。

而同在印度工作的夏俊,拿不到通行证。他找了一名印军军官,开车带他闯关,在检查站亮出了军官证,才得以放行。

路上依旧让人心惊胆战。

“华人都是口罩、护目镜、防护服全副武装,而印度当地人只戴口罩。在印度,即便是机场工作人员,也只戴口罩,不穿防护服。”

直到真正走出海关后,他才如释重负。

他至今仍然记得当时的画面:整个机场人并不算多,窗外白茫茫一片,只有一架东航的空客飞机。

走出海关后,从登机口到飞机两侧,到处都是鲜艳的中国国旗。

国旗下方,一道条幅写着几个大字——“祖国欢迎你回家”。

何旭在飞机落地后,手机开机了,短信叮铃铃响。

他看到了熟悉的中文短信,有广告,也有欢迎短信,“那一刻,热泪盈眶”,他也顾不上丢脸,任由眼泪在脸上纵横。

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何旭和陈波一样幸运。

从6月到目前,5000人陆陆续续包机中签,他们一波波艰难回国。何旭一位同事,直到上个月才安然回国。

03失控

回国之后,陈波在印度的金融业务开始失控。

在印度,中国金融出海企业的管理模式大同小异。小公司只有1个中国老板,管理上百个印度员工;大公司会派驻3-5个中国人,管理几百个印度员工。

中印员工比例,大概在1:100左右。

而一旦系统顶端的中国管理者回国,这套系统就开始失灵。

一切都开始失控。

但对于印度员工而言,“老板回中国了”,就是最好的偷懒理由。

“远程办公特别低效,以前一个小时就能解决的问题,现在需要一两天。”何旭称。

而夏俊发现,员工偷电脑居然成为了一种常态。

为了远程办公,印度员工们需要把电脑带回家工作。有员工回家后直接失联,还有人提出辞职。而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私吞公司配发的电脑。

那些被公司辞退的员工,更不愿意把电脑还回公司。

在印度,一台笔记本电脑相当于当地员工三、四个月的工资。只要有一个员工“卷电脑跑路”,就会有其他员工效仿。

何旭已基本放弃,他知道自己不在印度,对公司根本毫无控制力。

“回国的这些公司,业务基本都暂停了。”何旭称。

十一前,大量的金融APP被无故下架,导致市场不稳,逾期上升。

曾经的创业热土,如今却不再是天堂。

无论是陈波,还是夏俊,都看不到回印度的希望。对于他们而言,印度已经成为了回不去的国度。

*文中受访者为化名。

扫二维码 3分钟开户 紧抓股市暴涨行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