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信托“资金池”被叫停 目前资金缺口40亿元 别天真了:网红股多数仅是概念 拯救不了基本面 9月LPR仍不变 业内:“双降”短期难落地 深夜食堂添薪 北京餐饮夜消费复苏明显 16家私人银行中报PK 万亿俱乐部升至6家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证券监管装上“电子眼” 胡晓义:对养老保险制度的四点认知 警惕创可贴“小题大做” 美的“爆炸门”引发质量危机,转型科技集团仍处于投入期 银行理财产品为何提前“退场”? 竞购辉山乳业:一道债务与奶源的选择题 贯穿式灯带设计 福特F-150纯电版预告图发布 中上协联合沪深交易所发布A股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榜单 组合销售乱象多 人身险产品强买强卖迎整顿 黄金走势分析:假如突破这一水平 金价有望再飙升逾40美元 “慢就业”莫成“懒就业” 车险综改增大险企经营压力 财险业增长动能悄然生变 欧洲二次疫情凶猛:没有“彻底抗疫”难有“全面复苏” 币圈骗局再泛滥 电话拉人头微信群养韭菜 银华基金薄官辉:以长期价值发现为目标 持续创造超额回报 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加码 LPR报价大概率保持不变 【债市周观察】经济恢复动力加强 上周债市整体震荡 泰达宏利基金冀楠:知行合一 稳定持仓坚持长期投资 上海和谐汇一资产林鹏:挑战共识 构建多元化能容错组合 美元正在走下坡路吗 监管发布最新通报:一批持牌资管机构违规案例集中曝光 私人银行客户上半年涨了7.7万 有钱人更爱存钱了? 细数量化私募交易模式灵活等三大优势“马太效应”凸显 私募募资市场回暖 “公奔私”浪潮再起 人见人爱的基金,是如何炼成的? 央行超额续作MLF,提振市场信心,利率下行明显 | 新沃固收 全国消费促进月首周实现“开门红” 环比增长8.1% 海南环岛旅游公路获准建设 国联、国金合并传闻成真!券业并购重组是大势所趋? 高原上绽放的光芒——来自青海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故事 肩负提升现代品牌使命 进口帕里斯帝定价“哲学”是什么? 暴风集团9月21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格力全品类家电亮相董明珠直播间,桂林站销售额11.8亿元 金融消费者如何保护自身权益?银保监会、央行来支招 宜家一张纸的循环经济之旅 一瓶酱油的想象空间:除了5000亿市值外,它还能有什么? 重构供应链:新能源汽车配套订单大量回流 自建二手车库存 优信欲借新故事吸金? 宁波中粱首府物业送“锦旗”风波 北京将发放3亿元餐饮外卖消费券 低收入人群的消费,才是实实在在的内需力量 银行负债端之变:计息负债成本率走低 存款占比下降 《电子商务法》颁行近两年“二选一”问题缘何屡禁不止? 从“半条被子”到小树苗,总书记湖南之行讲了这些金句 商务部公布《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
您的位置:首页 >商业 >

又一信托“资金池”被叫停 目前资金缺口40亿元

近日,《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注意到,华信信托及其全资子公司分别作为出质人,向中国信托业保障基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信保基金”)质押了一笔股权,质押股权数额合计超过6亿股。

在此之前,华信信托官网显示,除一笔慈善信托外,其已近半年未成立新的信托产品。

有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华信信托所有业务均已被叫停,其中,资金池业务在今年4月份前后被叫停,目前资金缺口高达40亿元,华信信托方面正在筹集资金。

4月份或已被叫停展业

据了解,8月14日,华信信托向信保基金质押了一笔股权,出质股权标的企业为大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为46620.7万股;

同一天,华信信托全资控股的二级子公司大连海创汇通投资有限公司也向信保基金出质了一笔股权,出质股权标的企业同样为大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出质股权数额为15115万股。

记者注意到,华信信托最近一次成立融资类信托产品,时间为今年3月11日,远早于市场传言的融资类业务遭监管压降时间——3月26日。彼时,市场传称:“业内多家信托公司收到监管要求,压缩具有影子银行特征的信托融资业务,并制定融资类信托压缩计划。”

6月18日,融资类信托业务被全面叫停的消息震惊整个行业。不过,银保监会相关部门负责人对此予以否认,并表示,监管政策不会一刀切停止信托公司开展融资类信托业务,而是逐步压缩违规融资类业务规模,促使其优化业务结构,直至信托公司能够依靠本源业务支撑其经营发展。

华信信托最近一次成立具有资金池性质信托产品时间为今年3月31日。

记者注意到,华信信托2018年年报提到:“2018年,大连银保监局对公司开展了大客户授信业务、资金池业务、信息科技、深化整治银行业市场乱象等多项监管检查。”

近日,有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透露,华信信托资金池业务已经于4月份前后被叫停,无法续发。目前华信信托资金池业务资金缺口达40亿元。

资金池业务曾引发关注

华信信托资金池业务此前曾多次引发业内关注。

本报此前报道,华信信托“华冠”、“华悦”、“祥和”、华信·安泰理财、华信·骏盈理财、华信·骏丰理财、华信·悦信理财、华信·惠盈理财等系列产品投向不明,均具有资金池特征。

以“华冠313号”为例,该产品资金运用方式为:“受托人将信托资金以股权投资、权益投资、贷款、权益融资或其他债权投资等单一或组合方式运用于经营管理规范、具有较好成长性、收益稳定的企业或项目。受托人将信托资金投资于证券公司资产管理计划、商业银行理财计划、资金信托及银行存款等金融产品。按照《信托业保障基金管理办法》及相关规定,受托人将信托资金金额的1%用于认购信托业保障基金,认购保障基金作为本信托项下信托财产投资组合的一部分。”

根据华信信托官网信息,2017年1月10日,华信信托成立“华冠1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目前该系列已成立到“华冠368号”。

记者注意到,2018年4月之前,华信信托会在成立公告里公布信托成立规模。其中,2018年1月~4月中旬期间,共有37只“华冠”信托计划成立,规模合计约为35.18亿元,即平均每只信托的成立规模为9771万元。

如果按每只产品规模为9771万元计算的话,368只华冠系列产品,累计融资规模超过350亿元。

大量关联质押融资

值得关注的是,本报记者注意到,在华冠等系列产品,具有明显资金池特征,资金投向不明的情况下,华信信托关联方却与其存在大量股权质押记录。

比如,天眼查显示,西藏海涵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藏海涵实业”)累计向华信信托质押了10余笔股权,最近一笔登记于2019年10月8日。西藏海涵实业为华信信托的股东之一,直接持有华信信托4.48%的股权。

此外西藏海涵实业还通过多条路径间接持有华信信托的股份,累计持股比例为10.68%。

再比如,8月5日,上海银鸿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简称“上海银鸿贸易”)向华信信托质押了两笔股权(已无效)。截至目前,上海银鸿贸易已向华信信托累计质押了14笔股权。

天眼查数据显示,上海银鸿贸易通过54条路径累计间接持有华信信托的14.62%股权。

另外,大连葆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作为出质人,2018年向华信信托质押了两笔股权。大连葆锐实业发展有限公司持有华信信托3.44%的股权。

公开数据显示,华信信托营收和净利已连续多年下滑。

据银行间市场披露的2020年上半年信托公司财务数据(未经审计),华信信托实现营收-4.17亿元,净利亏损5.55亿元;其中,-5.56亿元投资收益成为造成业绩下滑主要原因。当期,其净资产减值损失更是高达2.93亿元。

2019年,华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5.73亿元,同比下降50.09%;同期,净利润亏损1.52亿元,同比下降118.84%。

此前,2016年~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华信信托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3.11亿元、14.02亿元和11.46亿元,分别同比下降15.90%、39.33%和18.26%。2016年华信信托实现净利润16.06亿元,同比下滑18.46%;2017年,净利润减少至10亿元,同比下降37.73%;2018年进一步下降了19.35%,只有8.07亿元。

就华信信托向信保基金质押股权对应的融资金额,业内关于华信信托所有业务均被叫停,资金池业务缺口40亿元的说法是否属实,关联公司向华信信托大量出质股权的逻辑等相关问题,本报记者致电致函华信信托方面,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