竞购辉山乳业:一道债务与奶源的选择题 贯穿式灯带设计 福特F-150纯电版预告图发布 中上协联合沪深交易所发布A股上市公司现金分红榜单 组合销售乱象多 人身险产品强买强卖迎整顿 黄金走势分析:假如突破这一水平 金价有望再飙升逾40美元 “慢就业”莫成“懒就业” 车险综改增大险企经营压力 财险业增长动能悄然生变 欧洲二次疫情凶猛:没有“彻底抗疫”难有“全面复苏” 币圈骗局再泛滥 电话拉人头微信群养韭菜 银华基金薄官辉:以长期价值发现为目标 持续创造超额回报 中长期流动性投放加码 LPR报价大概率保持不变 【债市周观察】经济恢复动力加强 上周债市整体震荡 泰达宏利基金冀楠:知行合一 稳定持仓坚持长期投资 上海和谐汇一资产林鹏:挑战共识 构建多元化能容错组合 美元正在走下坡路吗 监管发布最新通报:一批持牌资管机构违规案例集中曝光 私人银行客户上半年涨了7.7万 有钱人更爱存钱了? 细数量化私募交易模式灵活等三大优势“马太效应”凸显 私募募资市场回暖 “公奔私”浪潮再起 人见人爱的基金,是如何炼成的? 央行超额续作MLF,提振市场信心,利率下行明显 | 新沃固收 全国消费促进月首周实现“开门红” 环比增长8.1% 海南环岛旅游公路获准建设 国联、国金合并传闻成真!券业并购重组是大势所趋? 高原上绽放的光芒——来自青海攻克深度贫困堡垒的故事 肩负提升现代品牌使命 进口帕里斯帝定价“哲学”是什么? 暴风集团9月21日起进入退市整理期 格力全品类家电亮相董明珠直播间,桂林站销售额11.8亿元 金融消费者如何保护自身权益?银保监会、央行来支招 宜家一张纸的循环经济之旅 一瓶酱油的想象空间:除了5000亿市值外,它还能有什么? 重构供应链:新能源汽车配套订单大量回流 自建二手车库存 优信欲借新故事吸金? 宁波中粱首府物业送“锦旗”风波 北京将发放3亿元餐饮外卖消费券 低收入人群的消费,才是实实在在的内需力量 银行负债端之变:计息负债成本率走低 存款占比下降 《电子商务法》颁行近两年“二选一”问题缘何屡禁不止? 从“半条被子”到小树苗,总书记湖南之行讲了这些金句 商务部公布《不可靠实体清单规定》 减轻疲劳好帮手 体验广汽新能源 ADiGO 3.0 陆爽辞任兴业物联CFO一职 正商财务经理时粟然接任 8000亿车险综合改革今日正式启动,整个行业蓄势待发 独家|富力地产计划通过发行REITs、资产出售筹集资金120亿 兰格预测:钢市跌后反弹来了? 境外媒体关注:解放军台海演习震慑分裂势力 温州银行“破净”定增 或引入地方专项债补充资本 央行等六部委就优化跨境人民币政策征求意见 证监会开展专项整治 严厉打击四类违法活动 行情正进入新阶段
您的位置:首页 >财经 >

竞购辉山乳业:一道债务与奶源的选择题

自去年底退市后,辉山乳业的接盘者换了一波又一波。9月19日,有消息称,新希望集团与越秀集团将竞购辉山乳业。在此之前,伊利、蒙牛、菲仕兰、中粮集团等都曾对辉山乳业有重组意向,但最终都纷纷退出。在众多乳企争相竞购的背后,是上游奶源正成为当下乳企竞争点,而辉山乳业存栏奶牛等上游资产也成为了“香饽饽”。

新“接盘者”

9月19日,有消息称,在今年4月伊利退出重组之后,辉山乳业又迎来两个潜在投资方,分别是越秀集团和新希望集团。作为辉山乳业的潜在投资方,越秀集团和新希望集团已经分别提交了重整计划方案。

其中,在各自的投资方案中,越秀集团以现金20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67%股权 (20亿元注册资本),转股债权人以债权作价9.85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33%股权,新公司持有辉山中国和乳业集团沈阳公司100%股权,进而间接持有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其他公司100%股权。

新希望集团则是以现金15亿元出资持有新公司67%股权,剩余约7.39亿元注册资本(33%股权)将根据重整计划的规定,由债权人持股平台代表全体转股债权人持有,清偿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转股债权人的债权,且新公司将根据重整计划规定承接辉山乳业集团系列企业负债。

关于参与辉山乳业重组的相关情况,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新希望集团和越秀集团,但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回复。

2016年12月,做空机构浑水接连发布的两份报告,直指辉山乳业财务造假之后,随后,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辉山乳业正式启动破产重组,近三年,伊利、蒙牛、菲仕兰等乳企都曾与辉山乳业进行重组意向接触,却均未有下文,而辉山乳业如何拆分始终没有定论。

此次对于辉山乳业未来经营发展,越秀集团方面从上游草料种植、中游原料奶生产、下游生鲜连锁等环节给出了计划,并给出了2020-2025年的投资计划和营收预测;新希望集团则在“升级辉山品牌、提升产品毛利、挖掘婴配粉潜力”等方面提出了方案,未给出未来生产经营的投资预测。

若二者选其一,乳业专家宋亮认为,相较于越秀集团,新希望集团给出的方案对辉山乳业来说更具吸引力。

“从辉山乳业发展之初到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下游市场和品牌建设。作为养殖企业,辉山乳业下游市场的变现能力如果不能建立,对其来说始终是有风险的。因此,从品牌建设方向来看,新希望集团给的方案更合理。”宋亮进一步分析称。

债务资产平衡术

在业界看来,辉山乳业至今重组未果的原因主要是债权方和重组方的博弈陷入僵局。一方面,巨额债务一直是辉山乳业的痛点。据统计,在2017年辉山乳业债务危机爆发时,涉及的金融债权高达上百亿元,涉及70多家债权人,包括23家银行,10多家融资租赁公司以及部分P2P、私募机构。2017年8月,辉山乳业重组资料显示,仅金融类债权就高达380亿元,偿债难度十分巨大。

而另一方面,辉山乳业的奶源资产又是各大乳企争抢的“香饽饽”。宋亮表示,新希望集团和越秀集团竞购辉山乳业,就是为了抢占其奶源。

事实上,看中辉山乳业奶源的不仅新希望集团和越秀集团,光明乳业(600597,股吧)早已率先出手。2019年12月24日,光明乳业发布公告称,公司参与竞拍江苏辉山乳业及江苏辉山牧业相关资产,并最终以7.51亿元的成交价格中标。不过,光明乳业在公告中表示仅接盘资产,原江苏辉山乳业及江苏辉山牧业的债权债务和或有负债与公司无关。

彼时,对于光明乳业竞拍辉山乳业相关资产,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辉山乳业整体债务重组可能失败,接下来不排除以分拆出售方式进行偿债,未来辉山乳业或将不复存在。

在沈萌看来,过去接盘方都想借机大幅度废除债务,而债权方又不会轻易放弃债权,其症结就在于双方都仅站在各自立场上尽可能将自己利益最大化,而没人考虑辉山乳业自身的经营问题。“此次重组方案推进是否顺利,主要看接盘方是否会根据辉山乳业自身经营情况制定相应对策。”

根据2018年8月北京市中伦律师事务所公布的招募重整方的公告,辉山乳业拥有45万亩的种植基地、80座现代化自营牧场、约18万头奶牛。不过,几经波折后,辉山乳业资产情况到底还剩多少目前尚不可知。

得奶源者得天下?

“得奶源者得天下”已经成为行业共识,对奶源的竞争也进入白热化。近年来,乳企对于奶业全产业链条不断提高重视,纷纷开始向上游产业链布局。

今年8月,伊利发布公告称,其全资子公司金港控股拟以约2.03亿港元的价格,认购中地乳业约4.33亿股;7月28日,中国圣牧发布公告称,蒙牛全资附属子公司以每股0.33港元的价格行使对中国圣牧约11.97亿股的认股权……

业内普遍认为,企业热衷于并购而非自建奶源,是因为上游养殖门槛高、投资回报期长、风险大。即便有资本、技术和管理等支持,也很难在短期内形成规模。

从2014年开始,我国的奶牛养殖业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并有部分中小牧场退出市场。2018年底,奶牛养殖业下行期结束之后,2019年奶价开始回暖。尽管疫情对奶价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但随着疫情防控形势逐渐良好,奶价开始逐步恢复。

不过,全国奶源仍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且我国乳业正由“全面增长”模式下的增量发展进入存量竞争阶段。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液态奶行业的销售量同比增长0.03%,全国乳制品销量增速仅为1.09%,乳制品行业增长趋于停滞。

沈萌认为,得到辉山乳业上游资产对于企业来说可以进一步完善产业链布局,从而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实现弯道超车。“未来乳业竞争将包括品牌、规模、质量等多个维度。”

北京商报记者 钱瑜 白杨 王晓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